裁貌双全

《裁貌双全》才貌双全是什么意思 第020章 天下乱了 裁貌双全小说TXT

时间:2021-02-05 05:02:18编辑:拇阅读

《裁貌双全》是红袖安然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裁貌双全》精彩章节节选: 柳细细送走最后一位客人后,院外突然狂风大作,街面

裁貌双全

>>>《裁貌双全》在线阅读<<<

《裁貌双全》免费试读


柳细细送走最后一位客人后,院外突然狂风大作,街面尘埃四散。阳光隐退,万物暗含肃杀之气。几声闷雷后,铜钱大的雨点密密匝匝地泼将下来。天地之间仿佛酝酿着翻覆之象。

柳细细心里暗生不安,便关了铺门冲向后院。

月衍祯闲闲地坐在剪刀房里喝着茶,见了柳细细便道:“忙完了?”

柳细细大惊:“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走了么?”

月衍祯站起身来:“我一直都在!”

柳细细看清他竟穿着剪刀的蓝色衫子,像是明白了什么,又像什么也不明白:“刚才从前院走出去的不是你?”

“是他!”

柳细细傻了:“他为什么扮成你的样子?”

月衍祯静静道:“是我把他扮成我的样子的。”

“你让他走了?”柳细细厉声道,“你不就惦记着他的宝贝么?我让他给你便是!你何苦要逼走他?”

月衍祯沉声道:“他是个男人!窝在女人的身边图一时静好不是大丈夫行径!”

柳细细一阵风般冲回自己房里从床底下搬出一个匣子回到月衍祯面前:“之前我与花二合谋讹了你了一千两银子是我不对。我真后悔招惹上了你!现在我连你在风记裁衣的一千两一并还你!从此风记便与四公子再无瓜葛!”

月衍祯粗略一看,匣子里竟有五六千两银子之多。“财不露白,柳姑娘不怕我劫了去么?”

柳细细怒极反笑:“像你这般心机深沉的人,若银子能打发走便是好事了!若上你没好事,风记从今往后都不欢迎你!”说罢便将四张五百两的银票往月衍祯手里塞。

月衍祯后退一步道:“你不想知道他临走前托我给你捎的话么?”

柳细细一怔:“你有那么好心?”

“他说他会回来还你的银子。”

两汪清泪在眼眶里打转,柳细细喃喃道:“这个白眼狼!锈剪刀!谁要他还银子了?谁要他还了?”欲要再骂,却已骂不出口。院外风雨大作,石榴树不禁风雨,枝叶掉了一地。剪刀傲然仗剑的身影又浮现在她眼前。他是折翼的大鹏,终归要翱翔天际的。

柳细细猝然倚地门柱上,默默地凝望着挂在剪刀床头的那柄市井货色。

月衍祯满脸兴味地看着柳细细:“他还让我告诉你:不要相信我!”

“算你诚实!”柳细细冷笑道,“话已带到了,你拿着银子快走吧!风记生意太好,我得去寻绣娘帮忙了!”

月衍祯温雅地一拱手:“那衍祯便走了。”走出几步,他又低声叹道:“过几日我便要离京了。你说和王托谁不好?偏偏要托我帮他追回在逃的云侧妃和那个劫车的人。”

柳细细的心猛地一沉,继而装作满不在乎道:“四公子说起谎来也不脸红。云侧妃逃走自在朝廷的人捕拿,再不济也有和王爷的护卫追辑。哪能就劳烦到四公子呢?”

月衍祯头也不回,随口道:“王府侧妃背夫养汉,这对和王来说并不是什么体面的事。之前他大张旗鼓地处斩云侧妃,不过是想引出背后的Jian夫。谁料到让人家赶了先。”

柳细细觉得“Jian夫”二字十分刺耳,却也有几分相信月衍祯了:“四公子且慢!”

月衍祯装作诧异地回过头:“柳姑娘有事?”

柳细细无比诚恳道:“四公子,我想做你的朋友,不算高攀吧?”

“当然不算!”月衍祯笑得满脸兴味。

柳细细谄媚道:“刚才我只是和四公子开个玩笑。你看,转眼就秋凉了。四公子一个人在上京,虽不缺衣衫,但像四公子这样身份尊贵的人衣饰从来都不是凡品。风记刚好得了一匹纱縠,属罕见的细纹绣罗。薄如烟雾,绉纹细腻,做成深衣,凉爽透气,每件重不足一两!更难得的是这匹细纹绣罗是暗金描花的蓝紫色,与四公子风流俊雅的气度极为相配。里衣佐以素色纨制单衣,轻而出尘,更显四公子天人之姿。”

月衍祯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柳细细的吹捧,却道:“柳姑娘所说的细纹绣罗衍祯倒是听人说过,好像不是静月国所产。乃是杲栖国皇宫私藏的精细布帛。实属无价之宝。衍祯只怕付不起裁衣的银子……”

柳细细豪迈道:“难得四公子当细细是朋友。朋友之间一件衣服哪能真收银子呢?就算细细送给四公子的薄礼了!世间也只有四公子能穿得出细纹纱罗的风彩了!”

柳细细眼神中肉痛的样子让月衍祯笑到内伤,他故作为难道:“只是衍祯过几日便得离开上京了。只怕再回上京之时已是冬天。深衣再好也不能御寒。”

柳细细忙道:“可巧了,师父回老家娶亲明年才归。剪刀也离开了风记。我正好无事,又从来没出过上京。若四公子不嫌麻烦,我想随四公子一道出京游历一番,也好开开眼界。”

“这个么……”月衍祯沉吟道。

“一路食宿花销我自理。深衣照做!”柳细细急切道。

月衍祯笑得灿若桃李:“柳姑娘不要勉强。”

柳细细诚恳道:“一点也不!”

离月衍祯离京所剩时日不多。柳细细在风记门上贴上告示:业主有事离京,不再接单。她风风火火地花高价请了七八个手脚麻利的绣娘帮着缝衣,自己只管裁剪。两天下来,手中接下的单子竟被她赶了出来。余下的事便是挨家送衣服了。

邻里们见了柳细细都问她要去哪里。柳细细信口胡诌,说是风浅池捎信来让她回老家去。茶铺王娘了笑道:“准是风师父新取的小娘子有喜了。细细,你就快当姐姐了。”

柳细细笑得极不自然:“我早就当上姐姐了。剪刀可不就是我弟弟么?”

八月十九这天,阴云密布,上京城中愁云惨淡。本就奄奄一息的明德陛下被人刺杀身亡于宫中。国不可一日无君,以太师为首的老臣力拥和王为君。原因不言而喻,明德陛下九个皇子中只有和王一人膝下有一男丁。而其他皇子纷纷反对,其中又以裕惠皇后所出的鉴王和锐王闹得最凶。鉴王扬言,不找出刺杀先皇的凶手立新帝为时过早。明眼人都看得出他是在为自己争取时间谋划。

上京九门皆闭,兵马横行。有好事者传言,外面各州郡亦是义帜纷举。各路封疆大吏没有皇帝,各自为政。原本在镇西将军月承宇和镇南将军古易两员静月猛将固守下的静月江山平静了二十多年,终于波澜四起,天地倒置。一直臣服于静月武力之下的杲栖国也有机可趁了。

喜安不喜乱的百姓纷纷叹息:古易将军杀错了!天下将大乱!

晚上,柳细细裹在被子里听着外面兵马往来,难以成眠。丞相大人已下禁令,申时之后,街上禁行。违令者,立斩!天不见黑,各门各户已关门禁声。上京城固若铁桶,不知月衍祯可有出京。已是三天没有他的消息了。

裁貌双全

裁貌双全

《裁貌双全》是红袖安然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裁貌双全》精彩章节节选: 柳细细送走最后一位客人后,院外突然狂风大作,街面

作者:状态:连载中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裁貌双全》才貌双全是什么意思 第020章 天下乱了 裁貌双全小说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