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满多

福满多

思小朵作者

现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1-09 10:01:39

在线阅读

《福满多》作者:思小朵,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夏茉,黎秋荀,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唔,还是那句话,求收藏and推荐,嗷嗷…… -

《福满多》免费试读

唔,还是那句话,求收藏and推荐,嗷嗷……

-----*----*-----

“啊!还活着!”

夏茉本想伸手摸下对方的脑袋,看看有没有摔破出血什么的,却在触摸到他头发的瞬间,听见了咬牙切齿似是想把自己生吞活剥的声音,她闻声立即缩回手。

蹲在地上,也不知道要怎么办,对夏茉来说刚才那一幕无疑不是死里逃生,曾经一块豆腐都将自己砸穿越了,要是被这个人砸下,岂不是要被压入地狱?

靠、姑NaiNai我不入地狱……谁爱下谁下!

“喂、你还好吗?”

“你说呢?!”

对方猛地爆出一声怒吼,那原本耷拉在地上的脑袋,也以弹簧般的姿态瞬间昂立在她面前,震得她有刹那的呆滞,而两人此刻则保持着一蹲一趴,一低头一抬头的方式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视线瞬间连接,就有一股强烈的电流,‘呲呲’地射向夏茉。

那目光中带着火花,也有刹那的怔神,总之复杂得很。不过夏茉却是知晓,那不可能是因为某种肾上腺素的加快,分泌出了某种化学反应,而是想把自己丢进油锅炸炸炸的感觉。

“那个……需要帮忙吗?”

躲避掉对方那暴雨梨花针一般的视线,夏茉没话找话地说了这么一句,却像是提醒了他。

只见他有些愤愤地动了动双臂,缓缓爬起身来,显然是把夏茉那句表达关心的话给丢到了一边,等他慢慢的站起身来的时候,她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这个男人。

刚才对上他视线的时候,夏茉心头不禁猛地一颤,那是一双微微有些上扬的眼睛,说是丹凤眼却又些过了,有些轻佻却又有种说不出来的大气;纵使他此刻显得怒目圆睁,也掩盖不住他眼里的清澈,和些许的玩世不恭,甚至还有一丝锐利的感觉,她只当是自己的错觉。

他身穿与起初开门的那个人一样的蓝色衣衫,衣着上面有些不太整齐,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才那般挣扎,以及后面那终极一摔,连头发都显得有些乱,不过他面色却是极为不错的,比起一般大院里出来的下人,面色实在是好了不止一点点。

由此夏茉便悄悄推断,这宇文府的下人,日子过得还是挺滋润。

“你难道不知这是宇文府吗?躲在这里做什么?”

看着他用那种居高临下的姿势,借着身高的优势俯视自己,还用那种有些蔑视的语气讲话,夏茉心里就特不舒服,都是些狗仗人势的东西!不过这气场,这声音貌似有点儿熟?错觉咩?

“知~~~鼎鼎大名的宇文府,我怎会不知?”

“怎么?心里不舒服?”

男人挑挑眉,朝夏茉靠近了一步,唇角也勾起了似有似无的笑意,那样子夏茉觉得十分的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在哪里呢?啊!对了!在电视里,那些个流氓调戏良家女子的时候,不都是这副贱相?

“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还是……你想说你很了解我?”

夏茉白了对方一眼,本来还打算向他真诚地表示一下自己的歉意,毕竟刚才那一摔,的确不轻。可是话到嘴巴硬是给噎了下去,欠扁的男人她不是没见过,不过像他这么欠抽的,她还真是没见过!

对方闻言只是淡淡一笑,将刚刚勾起的唇角,加大了些许弧度,他的一举一动看在夏茉的眼里,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他这样的算不算是曾经在小说里看的那种,腹黑人士?

“小人六窍不通,唯有一窍能通。”

说完,他还伸手将额前的碎发拨了拨,遮盖住前额的大块淤青,夏茉见状又有些心软起来,她自认为自己什么都好,唯有心软不好!不过对方的话,她却没有兴趣接,反倒是看了看他身后的大门方向,从来都没有如同这此刻这般,是这么的希望黎秋荀的出现,不是怕他对自己怎样,而是想要早些送走瘟神。

“知道是哪一窍吗?”

见夏茉没有搭理他,男人自娱自乐地继续说了下去:“那便是本人会看相,亦或者说会看……”

他将手缓缓伸向夏茉的胸口,在夏茉露出些许惊恐表情,却强忍着怒目而视的时候,停下了手指的动作,轻轻道来:“心!”

噗嗤——!

夏茉闻言不禁笑了出来,她当下丢了个卫生眼给对方,毫不在意地说道:“不过是江湖术士哄骗人的把戏,玩意儿我……也会!”

“是么?这种事可不能开玩笑的姑娘,本人师承百谷门神算子。”

对方再次挑眉笑道,看起来是挺合眉合顺的,可是夏茉却依旧觉得十分的刺眼,不禁将眼睛眯成一条缝,想挤出来丝丝锐利的光芒:“你是神算,我就是神仙。”

哪知男人竟然后退几步,做了一个九十度大礼,低头说了声:“请教!”

“听好了:两眉之间是命宫,光明莹净学文通,若还纹理多阻懈,破尽家财累祖宗!”

待夏茉说完,对方连想都没有想就直接接了下去:“眼为田宅主其宫,清秀分明一样同,若是阴阳陷人中,爹娘家财总是空!”

夏茉睁开眼,杏眼圆睁:“眉为兄弟软轻长,兄弟难成命不长!”

男人也不甘示弱,上前一步低下头怒对夏茉:“你两角不齐需异母!”

“你黄泉路上送他乡!”

“你女生男相,必有损伤!”

“你眉粗眼突,必惹恶疾!”

对到此处,男子不禁怒向心中起,捏成拳头的手都在抖,显然给气的不轻:“你好黑心,马桶头,老鼠眼,鹰钩鼻,八字眉,葵扇耳,棋子鼻,茶壶口,长短手,鸡胸狗肚饭桶腰!”

此话一出,夏茉立即朝对方扑了上去,揪着他的衣襟眼珠子都快要蹦出眼眶了,恨不得一圈打在他那斜视自己的眼睛上:“岂有此理!”

“你想作甚?!”

男子话中带着颤抖,可是面上那浮现的浅笑,却是让夏茉恨得咬牙切齿:“本姑NaiNai我今天要替天行道!”

“先撩者贱,活该!”

“没错,先撩者贱!”

闻言,男子面上明显一怔,似乎才明白过来,起初是他执意请教的。

本来只是想跟她开个玩笑,虽然刚才那一摔的确不轻,可是他也没那么小气,要是真的将她压伤了,那才是负担,只是觉得能与她用另外的方式相处,似乎也不错,若是能借占卜卦象之说,弥补曾经那幼小的心灵,也不失为一个办法,更何况她现在根本就不认得自己。

要知道,小时候自己可是被她蹂躏得那个惨!再看看现在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难道……自己和她之间,真的就只能做对方的眼中钉?

收起脑中的思绪,他只得硬着头皮继续下去:“你想怎样?!”

“道歉!”

“明明是你出口辱骂在先,我凭什么道歉!”

心里明明是想说些委婉的话,可是他也不知为何,脱口而出的话语,又是这般的呛人。

“那我就找官大人惩治你!”

“好啊,我现在就去报官!”

“好啊,报官就报官!”

“去啊!”

“去、去、去……”

“夏茉?他是谁?!他欺负你?!”

夏茉的手依旧没有放开男子的衣襟,两人正相持不下的时候,就听见了黎秋荀的声音,她刚把头扭过去,就看见了黎秋荀挽着袖子冲了过来,而起初开门的那人,先是惊恐地愣了愣,随即也跟着冲了过来。

“你胆敢欺负她?!”

黎秋荀也是个冲动派的,平日里黎家上上下下都把夏茉当个宝贝,小时候玩在一块还不觉得,长大后更是捧在手里怕挤着,放着怕冷落着,都恨不得将她放进心窝窝里。

现在见着一个男人与她之间散发出这么大的火药味,当场就炸毛了,揪着男子的另一半衣襟,怒吼道:“知道她是谁吗?!啊?!”

“黎秋荀,赶紧给我放手!”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陌生声音,则是那随后冲过来的守门人说的,夏茉瞥了他一眼,见他似乎有些惧怕自己手中的这个男人,看他们的衣着和两人之间的气场,这个男人在宇文府的地位,肯定比他要高!

吖的!阶级,这就是阶级制度!刚才看我们的时候,都恨不得把鼻子给扬到天上去,现在又变嘴脸了。

“老王,没事儿,只是点小误会。”

夏茉先是一愣,随即也明白了对方是想小事化了,虽说心里也气不过,不过她也知道,对方其实并无恶意,只是彼此对话间出了纰漏,造成了现在的局面,此刻男子额前的那个淤青已经渐渐肿起,变成了一个大包,她心头的怒气也消了一半,反倒将是松了手,把黎秋荀控制住,免得他真的在人家的地盘上,惹出什么事。

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自己不但不是什么龙,只不过是个蚯蚓而已……恶!

“夏茉?”

似是想得到夏茉的肯定一般,黎秋荀手劲儿松了些许,侧目问道。

“算是吧!”

“既然是误会一场,这位仁兄能先放开在下吗?”

男子又开口了,黎秋荀看看夏茉,见她点点头,这才愤愤不甘地将手松开,站到了夏茉的身旁。

“我还要去替少爷买东西,老王你先回去吧!”

那被男子称之为老王的守门员,狠狠地瞪了眼夏茉姐弟二人,这才转身回到自己的岗位。

“方才切磋得甚为畅快,有机会的话,在下再与姑娘讨论,先告辞了……”

“不送!”

夏茉说完这话,才发现这里是人家宇文家的地方,哪里由得自己摆

 

福满多

思小朵作者

现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

在线阅读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